范氏源流

湖北蕲春范氏家谱续修的遗事

2016-07-09 15:11:31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一九九二年,蕲春范氏家族第八届续修家谱刊印,因为第七届家谱续修时间是民国廿九年,时间间隔太长,难免出现许许多多的现实问题,但是全体族人还是很热心和振奋。当时我在武汉学习,那一年我祖母和母亲先后谢世,我回家奔丧后,去了一趟谱堂-----为了我叔父的资料。
当时谱堂主事审阅谱稿的宗亲拿出一份蕲春范氏统宗世系资料,交给我父亲,说:“将来你儿子可以凭这个与外面的范家宗亲联谊、混点饭吃,为家族做点好事。”的确我记住了我谱的统宗世系资料,真的和大家联谊-----得到许多忠厚赤诚的范家宗亲无私关心与友爱。同时那主事的宗亲还讲述了我族续修家谱的遗事:
蕲春我族范氏来自湖北广济梅川,因为家运中落,外出逃生以求自保---迁蕲始祖伯英公。伯英公来蕲春后,果然天道怜悯----五代繁衍、十代旺发。     
伯、鼎、道、子、朝、有、荣、得、明、爵、禄、恭、卿.....这是当时的派辈语,就是这“恭”字辈,伯英公支系长房朝洪公支下袭禄公家,出来一位岁贡生---范恭珍,字伟儒、号退庵,册名正。自他开始,他的家庭连续四代出现明经进士、举人,门人弟子遍布蕲春县北部地区。
恭珍公自办义学、捐资建范氏宗祠、创修家谱。当时范家我族在蕲春不是大族巨户,创修家谱被当地张、汪、陈、胡、何、朱、蔡、黄等大姓族不与可,要求范家拿出源流世系和镇家之宝供当地世家巨族们观阅,我族家谱创修主事的先祖便去了一趟梅川老范家,拿来了相关谱料和祖宗牌位---四周镶金色龙凤的祖宗牌位,还有明代皇帝的御赐文书,这样才得以顺利开盘创修家谱,这即是蕲春独山范氏是第一次独立编修家谱,与武穴梅川老范家分开的行动。
主事宗亲告诉我父子俩----家谱告竣庆典,当时蕲春境内大族旺户纷纷前来祝贺,十分热闹和豪气,场面甚为壮观。
今天我之所以提出这件遗事,因为我国经历了漫长的封建家族制社会,落籍当地的各族各姓都会参加某一姓的家谱告竣庆典,还要相互看阅姓氏源流,姓族之间存在姻亲、门人弟子、金兰结义等等社会关系。在我国几千年的封建家族制度社会里,您的家谱没有世系源流和镇族之宝,想独立开盘续修家谱,很难得到世族大家的认可和称赞。
我很少在群里、也基本没有与宗亲们谈论这一历史遗事。事实上,许多宗亲未必知道这些历史典故,这是没有成文的无形规矩和社会要求。许多宗亲在范氏宗亲群或宗亲网里大谈、特谈家谱续修之事,甚至低毁别支、别族的家谱,他们不一定明白、不一定知道古代社会里各姓氏、各家族续修家谱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更不是我们有些宗亲谈论的那么轻松、顺利的事。古代家族社会只认可某姓的家族族长,其余的人没有任何资格参与家族谱事---房、分、堂等主事是第二阶梯人物。当出现重大问题时,就是族长担责,族长再依次找分房户长,分房户长再找当事人,而不是现在社会里司法、公安、政府和家庭管事人参与解决问题。 
如果源流不清晰、世系不完整,谱出无名---即谱无堂号,那更让全族子孙永远无法抬头,永远属于无名无号的小家住户,永远被世人歧视。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名门大户、世家贵族;续修家谱就是要“谱出有名”。
主事审阅谱料的宗亲还告诉我----我族最旺盛时期回武穴梅川参与续修合谱,武穴老范家不敢接受,怕威望被我族反客为主、夺了主谱名份,因为我族毕竟是落难外迁的徙居后裔。最终我族先祖们在蕲春继续独修家谱,同时联系到另一支来自梅川同宗同祖的应裕公后裔宗亲合修家谱---应裕与应佑皆为迁济始祖诏公第四子亨四公之子。到了民国六年我族便与宋末元初落籍蕲春的正路公支系端公后裔联谱合修,并仿照我族家谱格式,从迁蕲始祖应端公开始启用我族派辈语。民国廿九年蕲春范家继续联谊,与端公同宗的由湖北大冶县迁蕲春的范祥二公后裔合谱续修,这样蕲春全境范家人联宗合谱正式形成,名扬蕲阳大地。
祥二公也是正路公支系---与端公支系是三二公之子:四三、四六、四七公分支,兰溪龙门山范谱记载:棠公行三二,生三子:嘉言(行四三)、嘉绩(行四六)、嘉则(行四七)。另外我已经查证家谱,湖北蕲春武穴范氏始祖诏公生于宋德佑元年(公元1275年)乙亥十二月, 而迁蕲始祖范应端公生于宋宁宗二十七年(公元1220年)二月,基本相差五十五年,迁蕲时间不一定比诏公迁济时间晚。可是我谱依照派辈语排序:诏亨应继良希训伯....,端公是“应”字辈,比诏公整整低三个字辈,基本吻合了我族家谱续修沿袭到现在的传说,也符合家谱记载里的记述-----仿冬昌公支系续修家谱世系,于端户世系开卷大书“迁蕲始祖”。一个“仿”字涵盖了一个家族的无奈和辛酸,一个“仿”字涵盖了一支宗亲的悲伤和苦楚,一个“仿”字涵盖了人世间的曲折和是非。
其他的家谱资料,我没办法核实了,但蕲春某姓续修家谱,在旧社会各姓名望之族长都会拜帖祝贺,盛况蔚为壮观。去年我从网上得知湖北有一范家宗谱告竣、宗祠竣工合典,有湖北范氏宗亲联络站宗亲和他地外支的范家宗亲前去祝贺,得到的是冷遇和排斥,这些宗亲不欢而去,非常失望和寒心。 请恕我不愿意讲明真实具体情况,这不是真正的范氏家风,也不是合乎当今时代的历史潮流。我们都是范家人,不一定要他姓德隆名尊者前来祝贺,可是本姓宗亲前来道贺应该是莫大的荣誉和自豪。如果我们连古人的情怀和侠义都没有,的确是家风退化、社会退步!    千枝万叶与时新。以上所讲,是给宗亲们一个参考和反思,当今现实中续修家谱与古人续修家谱完全不同了。古时候族人挂靠有迫于无奈的举动,为了避免当地世家士族的歧视,家族的权威性往往高于一切。尤其是没有详细姓氏来源的家族创修自己家谱的确十分困难、十分尴尬,并非我们现在有些宗亲想像的那样简单、那样功于名利!时代变了,祖宗没有变,我们要有宽容、理解和容纳的情怀面对现在出现的家谱资料。